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奥涅金》的归来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5-20

作者:落世奇

  中央舞团将又一次把芭蕾舞剧《奥涅金》搬上国家大剧院歌剧院!今年2月,《奥涅金》在国家大剧院连续演出3场,受到观众和专家的盛赞。经过与国家大剧院协商,中央芭蕾舞团决定利用暑期强档,于8月19日至22日再演4场。

《奥涅金》是世界舞剧史上一部十分重要的作品,其人物性格刻画鲜明,情节铺陈精妙,编剧技巧独到,与舞者精湛的表演相结合,给人强烈的情感震撼,堪称“戏剧芭蕾”的代表作。此次中央芭蕾舞团上演这部名作,一定会为该剧注入东方特有的艺术魅力。我热切地期盼并预祝演出成功!――陈维亚如是说。

20多年前在北京,我曾经通宵排队,为的是买一张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演出的《奥涅金》的门票。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样的辛苦非常值得。因为那一次看《奥涅金》,彻底颠覆了我对舞剧艺术已有的价值评判。原来,一种无言的动作形象,能够如此深刻地表达出人性的复杂与人格的冲突,而不再是用一个简单的故事,串联起若干漂亮的场面。《奥涅金》让我获得了一种关于舞剧的全新认识,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现在,中央芭蕾舞团将再次演绎这个版本的《奥涅金》,这让我有一种强烈的期待。但愿中国的舞剧编创者们,能从中获得更深刻的启发。――赵大鸣如是说。

我很相信《叶甫盖尼奥涅金》文学名著的感染力。但我始终认为,看一两遍书是不能体会其复杂的人物内心的。但中央芭蕾舞团演出的芭蕾舞剧《奥涅金》似乎做到了。我在给这些可爱的演员讲课时,和我坐在剧场看戏时的心境是不同的,可以称之为“士别三日,刮目相看”。舞蹈演员们的创造力令我深深钦佩。――孔庆东如是说。

芭蕾舞剧《奥涅金》根据俄罗斯伟大文学家普希金的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改编,这部诗体小说全面地反映了19世纪20年代俄国的社会生活,真实地表现了那一时代俄国青年的苦闷、探求和觉醒,提出了许多重要的社会问题,别林斯基把它称为“俄罗斯生活的百科全书和最富人民性的作品”。 《叶甫盖尼奥涅金》所描写的生活场景广阔,人物形象鲜明,语言优美,体裁别具一格。它虽然用诗体写成,但兼有诗和小说的特点,客观的描写和主观的抒情有机交融。而正是这部不朽名作的光芒,激发出了克兰科版本芭蕾舞剧的灵感。

这部汇聚了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和克兰科三位大师心血和才华的作品可谓星光熠熠。自1965年创作完成之后,《奥涅金》成为约翰克兰科作品中最精美的一部。克兰科选取了普希金原著中的一系列场面,着重刻画了塔吉雅娜的天真纯洁和奥涅金的轻佻虚伪、玩世不恭的性格。这是一部兼具交响芭蕾和戏剧芭蕾两派长处的舞剧。戏剧结构严谨清晰,舞蹈编排新颖,舞蹈与音乐水乳交融。克兰科版本的《奥涅金》甚至被称为上世纪最动人的芭蕾作品之一。有评论说:“仅此一部作品,便足可树立克兰科的大师地位。”

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在《奥涅金》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舞剧编曲柯特海因茨施托尔策没有搬用柴可夫斯基的同名歌剧的乐曲,而是根据主要人物性格的特点和剧情发展的要求,以柴氏《四季》组曲(12月)和部分钢琴独奏,配以必要和声,连缀成有别于一般芭蕾舞曲结构原理的大型舞曲。它比柴氏那些经典舞曲更趋室内化。由于剧情主要是通过几个主角得以展开的,所以改编者在改写成管弦乐的时候,既照顾到柴可夫斯基音乐芭蕾的总体特点,又避免了太多的齐奏。从演出实践看,施托尔策的这一音乐构思和处理方法是恰到好处的。他严格遵循了音乐在芭蕾舞中的从属地位,又最大限度地发挥了音乐对舞蹈所起的能动而有力的衬托作用。

所有的光环都围绕着《奥涅金》――璀璨的皇冠就佩戴在她的头上。

(实习编辑:袁微)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