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藤篮”西班牙馆里的西班牙舞娘(图)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5-19

西班牙馆内的舞者激情上演西班牙舞。本报记者刘占坤摄
  远远望去,“藤篮”包裹的西班牙馆,轮廓错落起伏,就像是吉普赛“舞娘”飞旋的裙边。走进去才知道,如此联想并没有错,一场真正的弗拉门戈舞正在上演!  在西班牙馆的创意者眼里,弗拉门戈舞是对主题“起源”最好的脚注。第一展厅里,奔腾的海洋鼓荡着阵阵雷声,远古的燧石诉说着历史的沧桑。时空交错的现代影像、密集的原始鼓点映衬着舞者缓缓的复苏,一位身着黑裙的西班牙女郎迈动裙摆下的双腿,从大屏幕里“舞出来”,她一边脚踏地板,一边捻动手指发出响声,表情时而悲怆,时而激昂……  “是真人吗?”好奇的眼睛相互对视。面对震撼,尽管馆内不准拍摄,有些观众的手指还是禁不住地在黑暗中摸索到了相机。  最终,疾风骤雨般的节奏戛然止于一声裂帛般的巨响。顶上的灯亮了,西班牙女郎捡起地上的道具转身而去,观众这才意识到,眼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叫罗西欧·恰共,是西班牙本土的一名演员,出生在美丽的港口城市巴塞罗那,那里风光旖旎,气候宜人。这座城市与世博会有着不解之缘,曾经承办过1888年和1929年两届世博会。  7岁时,自打看了歌剧《莎乐美》之后,恰共就迷上了跳舞,随后,她上了学校。为了寻求发展,恰共在首都马德里住了10年。作为一名职业演员,她每年有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国外。  两个月前,一次面试为恰共开启了上海世博之旅。“当时他们设计了一个,前来报名的60多个人都跳了一遍,我和其他3个女孩获得了前往中国的机会。”恰共谦虚地解释,“不过,我们并不是跳的最好的。”  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恰共将和3名同伴一道,接连重复着这段弗拉门戈舞。虽然整段时长不过几分钟,但是一天下来,她们要在舞台上度过6个小时,空下来,还得参加其他的表演。  “一点也不觉着累,可能是因为身体适应了,或者因为我太热爱跳舞了。”恰共说,弗拉门戈舞是她的生命,不能一天没有它。“耳朵里经常响起弗拉门戈的音乐,脑子里想的是,明天的表演该穿什么样的裙子。”  虽然恰共和她同伴的表演,只是为了辅助导演比格斯·鲁纳的影片叙事,但她们并没有丝毫的失落感。  “一种发自内心的,一种生来就有的激情,可以为观众带来苦痛与微笑的体验,这就是我们的满足感。”恰共说,这次在西班牙馆表演,第一次和观众离得这么近,非常兴奋。“他们脸上的表情我都能看得清,表演起来更有动力。”  由于语言不通,这种表情的交流对经常奔走在异国的恰共来说格外重要。无论走在世博园里,还是上海的街头,恰共总能收到陌生人的微笑与友好的示意,这让她“非常沉醉”。  “和弗拉门戈舞一样,世博也是一种世界性的语言。”恰共告诉记者,“在这个巨大的PATRY里,我们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我们的工作在中进行。”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