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正文

北京延庆千年前矿冶遗址群:呈现极为完整的冶炼体系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5-21

  原标题:北京延庆大庄科考古新发现一千年前矿冶遗址群——展现古代工业文明重要遗存   历史悠久、风景优美的大庄科坐落在北京延庆的群山起伏间,在这里一处静谧的栗子林下, 1000多年前却是冶铁工匠们热火朝天的生活居住区。2011年10月至2014年11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联合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大学对延庆大庄科矿冶遗址群进行了考古调查、勘探及发掘工作,并开展了文物保护及科技考古研究工作。通过相关工作,发现有矿山五处,分别为榆木沟矿山、东三岔矿山、香屯矿山、东王庄矿山、慈母川矿山;发现冶炼遗址四处,分别为水泉沟冶炼遗址、汉家川冶炼遗址、铁炉村冶炼遗址、慈母川冶炼遗址;发现居住及作坊遗址三处,分别为水泉沟居住及作坊遗址、铁炉村居住及作坊遗址、汉家川居住及作坊遗址;发现炼铁炉10座,其中水泉沟冶炼遗址5座,汉家川冶炼遗址3座,铁炉村冶炼遗址2座。目前已发掘清理水泉沟生活及作坊遗址1处、炼铁炉4座,此次呈现出的考古新发现——水泉沟炼铁工匠的居住、生活区以及作坊遗址位于炼铁炉遗址东北侧,距炼铁炉约100米,东距怀九河约30米,占地面积约20000平方米, 2014年发掘了其中的3000平方米。   2011年,冶铁炉的发掘吸引了众多慕名而来的人,而时隔3年后的今天,大家再一次满怀期待来到考古发掘现场,为了见证那令人惊艳的进一步进展——距离冶铁炉不远处的工匠生活居住区将显现在世人眼前。延庆大庄科矿冶遗址群其所在位置的3000平方米中,考古新发现有14处房址、 6个炒钢炉,与早前的有关发掘相配合起来后,遗址类型系统而丰富。对此,北京市文物研究所考古研究室副主任郭京宁表示:“2014年大庄科乡冶铁遗址发掘可以说有三多,那就是发掘单位多,发掘中运用的三维激光扫描、 GPS测绘等新技术手段和方法多,考古发掘中取得的成果多。 ”   呈现出极为完整的冶炼体系   作为这次考古发掘工作的领队,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科技考古室主任刘乃涛介绍:“在北京地区或华北地区,延庆大庄科矿冶遗址群都是非常重要的,整个遗址属于一个矿业遗址群,分布区域主要位于水泉沟、铁炉村、汉家川、慈母川等地,属规模比较大、体系比较完整的,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呈现出了一个极为完整的冶炼体系,这次通过相关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工作将从矿山、冶炼、河流水系,到工匠生活、铸造的地方,整个串联起来,使冶炼工作流程都有了一个清晰的完整反映。 ”   据《辽史》记载,从太祖时期这个冶炼遗址群就已经作为一个官方机构在这里确立下来。辽在契丹文里即是镔铁的意思,辽国的强盛与此息息相关,而当年矿冶遗址群位于陪都南京(今北京地区)附近,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其重要性更加不言自明,其选址必是经过综合慎重考量的。具体来看发掘现场,遗址全部处在一个河流二级阶地的台地上,位于一半月形黄土台地边缘处,呈缓坡状,可见从冶炼、到工人居住生活用水都会是非常方便的。居住遗址基于一个个独立的院落组成,由于破坏较为严重,房屋只残存用石块砌成的部分房基及部分柱础石等。其中,为适应北方寒冷的天气,整个居住遗址的房屋布局皆为坐北朝南,有厢房、正房,房屋设火炕,以花岗岩石板铺设炕面,显现的一道道沟槽便是火炕的炕道。在遗址出土器物和生活、建筑用品方面,矿石、铁箭头、铁刀、铸造石范、石碾盘、兽骨、灰陶板瓦、兽面纹瓦当、首饰、瓷碗、药油、钱币、纺轮一一展现,体现出辽代物质文化的发展水平。   最早的“首钢”就在这里   延庆大庄科矿冶遗址群经过科学测年,主体年代在辽代,距今1000年左右,可能后来还被金人有所沿用。回顾历史,辽国是以契丹人为中心建立起来的北方强国,辽国立国、发展非常迅速,其中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大量地吸收中原汉地的先进技术,其中即包括冶铁技术。史料中曾具体记载辽太祖曾在何地下令建造冶炼厂,类似于此次水泉沟遗址,在赤峰、燕山、承德一带都有分布。由于历史上中原地区的过度开发,其遗址保留相对较少。而此处遗址的留存则得益于明清两朝皆以北京为首都的历史环境,未进行大规模开发。对此,国家文物局冶金考古组的专家组成员、北京科技大学研究员李延祥表示:“我们统计过大概有四五十处,但其中最好的一处就是这里,冶炼的炉子完整保留下来了,且附带又发掘出面积如此之大的和冶炼、深加工有关的居住遗址,这代表着辽人在冶铁方面快速进步发展在北京地区的物证,展现了辽代接收、运用中原生铁冶金技术的重要情况,同时还能附带反映出北宋时期中原地区的冶金技术水平。大家不要小看这几个‘破炉子\\’ ,可谓最早的‘首钢\\’就是在这里。这是一份独特的工业遗产,他们在500年前也算得上世界先进水平,更别说还是在1000年前,它代表着中国生铁冶炼技术在燕山地带的广泛使用,以及被周边少数民族接收吸取的历程。 ”   此次发掘出的重要遗存炒钢炉是为了使生铁冶炼中的含碳量经空气氧化更加充分燃烧,呈现出炉腹角的出现比之汉代的直筒炉型结构也更加先进,但由于遗存分布在一起,接下来将如何进行具体年代细分?由于生铁冶炼是国家控制的技术,大庄科矿冶遗址群位于辽南京附近,历史上是宋辽之间战场的前沿地带,分析指出其应主要用于兵器铸造,遗址中发现的冶炼炉一天的产量达到1 . 5吨,这些锻造出的器物又是被运往哪里……也许,我们普通人大多并不了解工业上的术语和技术标准,但无疑工业遗存所映射出的历史与文化的发展进步亦标志着一个民族和时代的珍贵文明印记,所以让我们走进大庄科矿冶遗址群去发现和印证那些已知的未知吧——目前延庆大庄科矿冶遗址群相关考古挖掘工作还在逐步推进,值得我们更多地关注与期待。

(责编:陈珍珍)

【责任编辑:admin】